偷看禁书

武侠小说
2017-05-31 16:05:24
偷看禁书,92. 领导者手中的权柄啊,既能给人们谋福,也能给人们酿祸9. 医为仁人之术,必具仁人之心。;既可以成为领导者手中建功立业的宝剑,也可以成为给人们挖掘坟墓的铁锹。掌握他人命运的人啊,哪怕有一点邪念,一丝疏忽,一分渎职,都将会铸成千古难饶之罪。偷看禁书:江嬷嬷胖胖的手拿走了尹天儿手中的书,看着上头密密麻麻的文字。「真搞不懂这些书有什么好看的?你就是书看太多,才会身体不好,头常常犯疼。」天儿开口想要向江嬷嬷解释,书中那奇情怪事及英雄伟人可以令她感到身体好很多,也可以开拓眼界与知识,让她感到自己并非是像只娇弱的金丝雀一样,被困在这豪华的大宅之中,她可以让心灵四处旅行,丰富人生。

只不过她还来不及说,江嬷嬷已经端来一碗药。「来吧!我的姑奶奶,小心烫。」「我今天觉得很好,不用再暍了吧?」天儿皱起小小的鼻子。她觉得这药彷佛来自地狱的配方,苦得不象话。

「你说那是什么话,不可以不喝,你别忘了你上一次昏倒,可把老爷给吓坏了,老爷年纪大了,承受不了刺激的,如果你不想变成小孤女,就乖乖听我的话把药给暍了。」天儿只好伸手捏住小鼻子,然后一口咕噜的把那苦死人的药暍下去。

「感觉好一点了吗?」江嬷嬷把厚重又很闷热的棉被重重的盖在天儿的胸口上,差点令天儿喘不过气来。

「只要身体不舒服,就马上跟我说,知道吗?」江嬷嬷替天儿点了可以让精神安定的木香。

被她这么一说,天儿不禁捂住胸口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「我的心脏好象跳得很快。」只见江嬷嬷像是面临世界末日一样,脸色倏地一阵刷白。「不得了了,要赶快去叫大夫……不行!得先去通知老爷。」「不用了,我睡一觉也许就会好一点了。」天儿赶紧道。

「你确定吗?万一你又昏倒了,然后就起不来了,那可怎么办?」江嬷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有那么可怕吗?天儿边听边倒抽一口气,感到死亡之神几乎已经站在她的床前了。

「你等我,我还是去叫王大夫来好了,他曾经救过一个很有名的武林高手的老婆,好象叫做──」「冷面鹰王。」这个传说天儿可是百听不厌。听说那个鹰王对他的妻子一见钟情,两人不顾一切相爱,只可惜「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」,他去赴约之后,爱人却为了他的宝宝而再嫁他人,后来他夺回了他的妻子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哇!好浪漫喔!

如果她也可以有一个如此深情的男人这样对待她,她真是死而无憾了。

不过她想,她没这个福气吧!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活不活得过明天。

江嬷嬷已经冲出去找大夫,只剩下她一个人,她的目光落在江嬷嬷丢在桌上的书上。

她想到前阵子偷偷买了一本禁书,叫《金瓶梅》,内容听说精采万分,她一直都没勇气也没机会可以偷看。

如果……她是说如果,她明天就要死了,她可不想留下任何的遗憾。

拖着嬴弱的身子,她从床底下「拖」出一个大箱子打开,整个人埋在里面翻来翻去,找到了一本小书,然后就抓了一件白色的长毛披风往外走。

她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满足这长久以来的好奇心。

耀日站在尹府豪华又气派的大屋外,半眯着眼看着那又高又坚固的围墙。

「看来尹老爷对自家的保护墙一点也不吝啬。」中正吹了声口哨。「是因为他的掌上明珠长得太美了,怕有人窃香?」「也许是太丑了,怕她爬出来吓人。」耀日在鼻子里冷哼一声。

中正看了主子一眼,完全可以体谅他现在不好的心情。「老大,如果你这么生气,我想你最好打消念头,别进去了,以免发生了命案。」无辜的尹大小姐半夜遭人掐住脖子,狠狠焰死,凶手不明……「停止你的胡思乱想,不然对象可能就会换人了。」耀日恶狠狠的瞪着同伴一眼。

就算他们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感情跟两家的父母……喔!不,比他们更好,可是毕竟耀日的身分是贝勒,而中正他们家是耀日他爹忠亲王历代的随身保镖。

耀日一点也不想要来这里,但因为他那个宝贝的祖奶奶,也就是当今皇上的姑姑,可以说是享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,和祖父两人虽然是奉旨成婚,却十分的恩爱。

她以为她的婚姻那么完美,也就以为其它人也会这样,所以居然异想天开的要皇上下旨,把尹府的千金指给他。

尹府并不是什么皇亲贵族,只不过尹凯是个天生的生意人,少 年时期认真的打拚,打拚出一片成功的天下,成为富可敌国的有钱人,再加上他的高明手腕,和一些高级官员、皇亲贵族有密切的来往。

由于有许多官员十分挺尹凯,所以当皇上下旨时,完全都没有一点点反对的声音,就这样,他,耀日,堂堂的忠亲贝勒就被莫名其妙指了婚。

「听说尹家千金的身体不好。」中正的一句话让正爬上围墙的耀日愣了一下,耀日微瞄了一下被他踩在脚底下的中正。

「有……多不好?」耀日的动作迟疑了一下。

「好象随时可以回去苏州卖鸭蛋。」「那皇上还把她指给我?!」他低吼。

「也许皇上也不清楚吧!你快点决定要上去还是要下来,不要在我的背上上上下下的,你以为这样很好玩吗?」耀日咕哝了一下,接着把手中的绳套往上抛,确定已经套住了,才用力拉一拉,断定可以承受他的重量后,一步步的往上爬。

「喂!还有我。」中正提醒他。

「你在外面等我。」「可是我怕你下手太重,我要去阻止。」「不用,只要她乖乖同意退婚就好了,再说,一个病女人,我会处理不来吗?你太小看我了吧!」耀日冷哼一声。

「可是……」耀日向好友投了一个信心满满的目光,然后就没入黑夜之中,准备去威胁一下下他那个没见过面的新娘子。

天儿躲在府中最隐密的花园里,四周高大的树丛掩住了她小巧的身子,温柔的月光落在她的身上,白色的长毛披风包裹着她,使她在月光下看起来像是一只小白免……不!是大白兔。

翻开着手中的书,她的脸愈来愈红。「哇!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,两个人可以这样喔……」她真是开了眼界。

正当她翻到了最精采的部分,却听到了一阵阴森的脚步声。

她全身一凛,屏气凝神。

是什么东西?!

天儿脑海中不禁想起了江嬷嬷曾说过,有个为爱自杀的小丫鬟,半夜都会出来闲晃……不会是现在吧?天啊!不要来找我,虽然我也快死了。就在天儿决定要偷偷溜回去时,却发现脚步声已经停在她的面前,她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。

「你是该死的人还是兔子?」一个冰冷的男子声音在她的头顶上方响起,她还没有看清楚来者,就先看到了一把好大的剑在月光下发出冷森的光芒。

本能的,她立即发出了一声尖叫声。

「啊!」这一叫令男子吓了一大跳,也愣了一下,但随即想到她的叫声可是会令他功败垂成的。

「该死的,不准叫。」他动作迅速的把她拉过来,大手捂住她尖叫不已的小口,并看看四周是不是有人发现这里的异样。

似乎没有。

「求求你不要伤害我,只要你马上离开,我保证不会说出你今天偷闯进来偷东西的事情,你也不会被扭送官府……啊!你干什么?」她脸色苍白的看着他手中的剑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剑柄中进进出出,害她一颗心也跟着跳上跳下的。

「告诉我尹家大小姐的房间在哪?」他要找她?!天儿愣了一下。他不会是想杀她吧?

「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」她的头摇得比博浪鼓远大力。

「别逼我大开杀戒。」他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对方,对方应该也看不清楚他,所以他故意用冰冷、杀气十足的语调说,飘荡在黑漆漆的夜中,真是效果十足,眼看那小丫头身子抖得比秋天的叶子更夸张。

「你……你快点……放了我……我……是个快死掉的人,我……我感到呼吸快要喘不过来了。」话一说完,她的声音伴随着她的身子软化,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痴软在地上。

「喂!你干嘛?」耀日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女人,不禁在心中自问自己是不是问错人了?

「我……我喘不过气……」她用力的呼吸着。

从小她的心脏就不好,能活到十八岁已经是奇迹了,而今遇到了这个半夜闯进家中的强盗,她一定活不过今晚的。

他一把捉起她,拉向自己,火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,锐利的眼神在黑暗中显得特别严厉。

「别给我装死,否则我就给你好看!」他并不想恐吓女人,但是现在这个女人似乎以为自己是水做的,一捏就会碎。

不过……她摸起来……满好的,而且闻起来……也很香。

他一向喜欢干净、馨香又好摸的女人。

不知道她的长相如何?

他把她拉出来一点,离开大树的阴影,让月光可以亳不保留的把她的容貌呈现在他的面前。

「我的老天爷!」「啊?」天儿还来不及弄清楚他话中的意思,就被他的大手捧住,凑近,推开,然后像是没看清楚似的又把她的脸拉近。

「我的老天爷!」耀日又再次惊呼。

他没想到这个懦弱又胆小的小 女 人长得如此可爱,那水汪汪的大眼,小巧又挺直的鼻子,形状漂亮的小嘴像红樱桃一样,令人想好好的品尝一下,除了她的皮肤白得太异常外,她可以说是他见过最娇弱、最可爱的少女。

当他的目光在审查她时,她也看清了这个强盗的长相。

哇!虽然见过的男人不多,不过本能告诉她,这个男人长得很漂亮。

江嬷嬷说,漂亮的男人是犯罪的根源,而且远会诱拐天真无邪的少女,是罪恶的化身,如果见到,就必须马上逃得远远的,否则要是被诱拐了,后果可是不堪设想。

「放开我。」她无力的挣扎。

他原本捧住她小脸的手突然滑入她的发间,握住她的颈子,然后往下拉。

她似乎被雷电打到一样,整个人无法移动。

他在干什么?

他的唇印在她的唇上,那种柔软湿润的感觉是那样火热,舌猛烈的探入她的口中,令她一阵吃惊,想推开他,但抵在他胸前的双手却有些软弱无力。

一声半是惊慌,半是愉悦的微弱呻吟竟在不知不觉中从她口中溜出,彷佛她也很享受似的。

「哈!哈!」他的笑声把她从迷雾中拉回来,她眨了眨迷蒙的大眼。

「笑什么?」她用力推开他,彷佛他的吻有毒。

「你是第一次被男人吻吗?」他的口气十分的怪异,似乎掺杂了一丝温柔,令她心中一阵小鹿乱跳。

「不用你管,我警告你快点走,否则……喂!你不准看。」来不及了,他已经把她刚才不小心掉下来的书拿起来,当他看到书名时,英挺的眉毛桃了挑。

「你看这种书?!」他的口气充满了不敢相信后又变成了一种嗳昧,天儿感到羞愧,两颊火烫,彷佛自己正一丝不挂站在他的面前。

「想不到现在的女子已经这么开放了,真是令人惊讶。」他坏坏的说着。

天儿感到自己的脸庞更红更热了。

她下意识的想逃,却被他更快一步的追上,她本能的又想尖叫,却再一次被他的大手捂住了口。

「啊……唔……」「该死的女人,不准叫!你最好给我安静一点,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。」他恐吓着,见她点点头,便把手放松。

「呜……呜……」不会吧?居然哭了?

「不准哭。」「呜……呜……」不说还好,一说愈哭愈大声。

「喂!不准哭了,你是听不懂吗?」他大吼,捉住她的肩用力的摇晃。

他这一吼令她愣了一下,虽然止住了眼泪,不过她却──昏倒了。

「你……喂!」他伸手拍拍她的小脸,却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可恶!他要把她丢在这里,然后继续去找那个尹府的大小姐,逼她退婚。

耀日双手一放,任由她「咚!」的一声拥软在草地上,然后一个人碎碎念的离开,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天儿娇小的身子孤单且无力的躺在冰冷的草地上,还有一阵秋风吹过,吹来一片落叶刚好落在她的鼻子上。

如果就这样躺在地上,正常人一定会生病,更何况是一个娇弱的千金大小姐。

过了一会儿──一个男人碎碎念的声音又出现了,耀日大步走过来,然后粗鲁的把她江起来,像在扛什么沙包一样扛到后门,打开门,接着走出去。

他本来想把她扛到有人的地方就不理她了,但是扛着她时,从她身上传来的幽香似一双无形的手,不断撩拨他的欲望。

一种自私的心情令他来不及想太多,就决定要把她占为己有。他认为会偷看《金瓶梅》这种禁书的女人,也不会正经到哪里,一定在床上也会热情如火。

思及此,他就感觉到自己现在很想找个地方就把她给吃了!

他真像禽兽。

此时,他在一间小客栈的房中,因为他想要她。

他坐在床边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儿,心中迟疑着他该不该趁人之危?

想他好歹也是个堂堂的贝勒……突然床上的人儿发出呓语,「西门庆,不要……不可以……不是……我不是潘金莲……」在作梦?!

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,睁开眼迷蒙的说:「我……我……不是潘金莲……我是尹家……」他皱眉。「尹?!」伸手捧住她昏迷的小脸。「尹什么?」「不准偷吻我……不准……」她喃喃的说,整个人躺在他的臂弯中,像只小猫咪一样在他的怀抱向他撒娇着。

耀日拥着她,抚摸着她宛如丝绸般的长发,感受到依偎着自己的身子是那样轻盈纤小,忍不住俯下头吻着她。

本以为刚刚会吻她是因为一时的激情,再吻一次一定就没有什么了,哪知道甜蜜的滋味立刻在他的体内激起一种野性的震撼。

他想要占有她!

反正他会给她一个交代,他可以保障她的下半辈子无忧无虑。

心中这样决定后,他便放心的占有她,尽情的品尝她,并不介意当她的「西门庆」。

脱下了她的外衣,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及一件可爱的白色小肚兜,还有小小的亵裤包裹着那诱人的少女私处,与修长完美的大腿。

「真漂亮。」在月色的映照下,她的肤色很白很嫩,宛如寒冬的白雪,看起来十分的迷人。

他扯掉她的肚兜,她胸前两点粉嫩的嫣红像极了两粒可爱的小红豆,在雪白的双峰上,青涩中带着妖媚的光彩在他的面前魅惑着。

他张口便把她可爱的小豆点含在口中,享受着其诱人的美味,火热的口贪婪的吸吮着乳房的每一部分,双手也在那山峰上邪恣的揉捏着。

尽管在昏迷中,但身体受到了温柔的爱抚,天儿也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娇憨的呻吟,全身的神经感到十分的敏感,很快的,她的全身已经热烘烘。

「嗯……」红嫩的小口发出无力的娇吟,但是她的意识仍然没有清醒。

他火热的唇缓缓的往下移,经过了平坦的腹部,来到她的双腿间诱人的地方。

他脱下那小小的亵裤,柔软的毛发上沾染着晶莹剔透的爱液,两片紧密的嫩肉更是有如羞涩的小花。

他伸手撑开了含羞的花瓣,露出了里面细嫩的小花核,并低头含住,用身齿轻啃着。

这样强大的刺激令昏迷的天儿被唤回意识,全身不断的发抖着,张开眼,却发现自己的双腿间有颗人头……「啊!」她将头向后仰,想推开埋在她双腿间那贪婪、邪恶的头,可是一阵阵自他舌尖挑逗下传来的刺激,却让她全身无力。

是谁?她恍恍惚惚的回想在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。难不成她被采花贼给绑架了?

是那个盗贼吗?

她的困惑马上获得答案,埋在她双腿间的头抬起来了,耀日那张邪气、俊美的脸就这样大剌刺的出现在她的面前,令她花容失色。

「醒了啊!那好,我不喜欢跟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做。」「做什么?」「做西门庆对潘金莲常做的,爱仿的事情。」他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,令人听了好生气。

「什么?不可以!」她惊惶失措的想挣扎、想逃脱,但是他的手指却冷不防的抚摸着她的双腿间,然后一个深深的刺入。

「啊!不!」被这样突如其来的侵入,她狠狠的倒抽一口气。

他的手指在她的双腿间邪佞的游移,并在她体内轻轻的勾挑,时而抽送,时而轻捏,如此强烈大胆的爱抚,令她整个人产生了强烈的颤动。

「啊!不要……」她失控的在他的怀中蠕动着,彷佛无法承受他的手所带给她的极端快感。

她的娇叫声令他更加的兴奋,他可以感受到她的私处激烈的颤动,神秘的小穴不断的流出清香的花蜜。

「你跟潘金莲相比,果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!我的小金莲。」他着迷的低下头,含住她的小乳尖,手指仍然没有放弃的揉捏她敏感红肿的小花核。

「不准这样叫我!」她咬牙切齿的抗议着。

双重强烈的感官刺激令她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整个人倚靠在他的怀中,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欢愉。

「不要……我快昏倒了。」「不可以!千万不可以昏倒,我才刚开始呢!我不准!」他沙哑的声音激情难耐,充满了火热的渴望。

他把她的头往上仰,好让他的唇可以尽情的品尝她口中甜蜜的津液,同时修长的手指也没停止在她温暖、紧窒的体内移动。

「啊……住手……」他不理会她的哀求,因为他的身子早就跟火钳子一样滚烫。

他是个男人,可不是圣人。

她又开始奋力挣扎,他决定要尽快占有她,以免夜长梦多。

「住手!」当他体内的欲望准备要好好的释放时,却冷不防的被一只手给抓住他的「兄弟」。

「你?!」他讶异的看着她,敏感的刺激在她本能的伸出手握住他,不让他再踰矩一步时,已经到达了最高点。

「你干什么?我……啊!」她以为握住的是他的手,结果定神一看──「不准放……该死!」来不及了!

伴随着他一声低咒,他阻止不了体内欲望强烈的喷射出来,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白线,然后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。

那一瞬间,天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,但她的眼泪却快速落下,让他愣住了。

「你好脏喔!」她脱口而出的真心话,马上引来杀气腾腾的凶光。

「该死的女人!你说话给我小心点。」他想杀人了。

「你干嘛突然把我的「兄弟」抓住?害我一下子就先泄了。」他扑上去捉住她的双手。

「啊!不要……救命啊……」她花容失色的用双手推开他。

「你死心吧!我今天就会占有你、品尝你,好惩罚你居然敢令本贝勒这么丢脸!」说到最后,他几乎是用吼的。

「你……你……」她啜泣,抽抽噎噎的说:「你这个脏鬼。」「我叫耀日,光耀的太阳,你明白吗?」他一边大吼,一边用手指纠缠着她的发丝。「不是脏鬼。」「你快放开我……天啊!我的名节毁了……」她捂住脸,哭得像泪人儿一样。

「现在哭太早了,至少也要生米煮成熟饭后再哭。」她放开手,一张被泪水染得花不隆咚的小脸呈现在他的面前,就算是天仙美女,也美不到哪去。

「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还没有生米煮成熟饭?」她呆呆的问。这样不就已经是发生关系了吗?不然还有什么事情要做的吗?

「快了。」「啊!」她像是听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往外跑,但是又被他捉回来,摆好,压住。

「少装什么淑女了,你会偷看《金瓶梅》,就证明你也心术不正,要是传出去,你也一样不用做人。」「可是人家又还没有看完……」她这下死定了,不过……「反正我也活不过明天,鸣……呜……」可恶!她一哭,害他的性趣全没了。捉来一件被单遮住自己的身子,接收到她可怜兮兮的目光,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分她一点点遮住她姣好的胴体。

「为什么你一直说你要死了?」他凶狠的瞪着她,不太确定是不是要把这个小美人带回家,因为她的脑子似乎有问题。

「我……我的心不好。」她喃喃的说。

「什么?!」他头一次听到有人会说自己的心不好,说自己是坏人。「你做了很多坏事?」「我不是说那种心不好,而是我的心脏在退化,无力,我常常呼吸不过来,我不可以太激动,不然我会──」「会死?」他挑起一道眉。

「你怎么知道?」「我看你很健康啊!除了脸色白一点,不然哪有力气反抗我?」「你不相信?」「很难相信。」她挺起身子,狠狠的瞪着眼前这个无情的男人。「我病得很重,可是你居然一点同情心也没有,你没有看到我这么虚弱的模样吗?」耀日直直的看着她,很难想象她快死了,也看不出来她病得很重,更何况她现在的脸上红通通的,泛着一股迷人的红晕。

恶作剧的念头浮上心坎,他突然凑近她,神秘兮兮的说:「那你想活下去吗?」「谁会不想啊?」她嘀咕的说,不过她还是悄悄的抬起头,水汪汪的大眼中充满了期待的光芒。「你……是大夫?」「不是,不过我知道一种阴阳调和的方法,对女人很好的,有很多女人身体不适,结果服用这一帖药后,身体都改善了不少。」「真的吗?但你又不是大夫。」他耸耸肩。「我可是医好不少女人,你不相信,我也不勉强。」他说完就要离开。

她连忙拉住他。「我……我不想死。」「那……」他要她自己继续说下去。

「我想试试看好了。」她不想就这样死了,她希望自己可以有机会像其它女生一样自由自在,健健康康的,不像她只能困在屋子里,哪里也去不了。

如果命中注定她活不久,那……就死马当活马医好了。

「你同意了?」「会很苦吗?」他不知道呢!因为他没吃过,也不可能吃过。

「好,那我跟你说。」他凑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,只见天儿的眼睛愈睁愈大,脸色愈来愈排红。

「不可能!」她死也不肯。怎么可以要她做这种事情?太丢脸了!「如果这样的话,以后我要怎么做人?」「你以为你现在这样也可以做人吗?」他的意思十分明显,她全身光溜溜的跟一个陌生男人在床上,还被他摸过,而且……「我还舔过了。」彷佛看出她脑中的思绪,他口没遮拦的直话直说。

她狠狠的倒抽一大口气,然后想也没想的伸手给他一巴掌。「咱!」「下流!」「你!」他生气了,伸出手一把捉住她纤弱的肩,力道之大令她以为自己几乎快被他捏碎了。

「你……你不可以打我……」她抖得好厉害,感觉到呼吸泱要喘不过来了。

「你不会又要昏倒了吧?」他也紧张了,害怕她又会像刚刚那样昏倒。

本以为他会帮她叫大夫,可是他没有,反而把她抱起来,压在他的身下,俊美的脸凑到她的面前。

「既然你说你都快挂了,那我要趁你挂了之前,先帮你了解一下男女之间的鱼水之欢。我看你对《金瓶梅》的好奇心一定是用看的也不满足,我牺牲点,当西门庆吧!」「不要。」「哪轮得到你说不要。来,闭上眼睛,乖乖的让我吻。」他用命令的口吻对她说。

什么?!不!

她还来不及反抗,便被他霸道的吻住了,他销魂的唇舌夺去了她所有的呼吸。

她的双手想推开他,但是他反而吻得更深,抱得更紧,大手也不安分的溜入被单下,探索她娇美的身躯,满足了他的幻想。

刚刚被她「弄了一发」,现在他又复活了,这一次一定要她无法抗拒他。

「放开我……」她的小手死命的想推拒他,但终究抵挡不住他全然的侵略及占有,只能无力的、迷乱的承受他火热的吻来勾引她、迷惑她,抗议声全化成一声声语人又娇羞的呻吟。

「我们就当一个晚上的潘金莲跟西门庆。」他在她的耳边喃喃的说,大手和唇片刻不停的落在她的肌肤上。

谁要当他的潘金莲啊!想那潘金莲可是淫 妇耶!她坏心肝的下毒害死自己丈夫……她才不要当潘金莲。

可是,如果书中的男女之间是像现在这样舒服、刺激的话,那她终于可以理解潘金莲为什么会想红杏出墙了。

「你的小乳尖已经凸起来了,还嘴硬。」她狠狠的倒抽一大口气。「住口!下流鬼!」他突然用力一捏。「你如果再口没遮拦,我就要处罚你。」「不要……」讨厌!他的手指有技巧的搓揉,害她的身体逐渐叛离她的自制力。

「你以为你可以抗拒得了你的身体吗?那你真是太单纯了,我会让你领悟到你的身子比你的心诚实。相信我,我在床上可是高手。」「我管你是高手还是低手,我……啊!」他低下头张口含住她粉红色的乳晕,温柔的用牙齿啃咬少女敏感的地带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听着她娇美又带点可爱的呻吟声,他的浑身都在冒汗,感觉自己正被一股力量往下拉扯。他也想抗拒这种感觉,但是愈抗拒,他的欲望便强烈的淹没了他所有的理智与所有的道德规范。

她实在太诱人了。

他像个贪婪的小 男孩一样深深的吸吮着那凸起的小红点,大手推挤着她的乳房恣意揉捏爱抚,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怖满他吻过的痕迹。

「不……」电流般的快感一下子窜入四肢百骸,令她感到一阵酥麻。

禁不起这样剧烈的刺激,她忍不住拱起身,娇媚的模样充满了妖媚的性感。

「如果你立刻放开我,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,就当没发生过,你也没有绑架我。」他突然抬起头,冷冷的看着她。「我是怕你一个人躺在外面,露水雾气会令你生病,所以才把你抱来这里,没想到你居然含血喷人。」「我……」「我生气了。」他的脸色十分难看,令她好害怕。

「我要你!」他压住她的双手,想释放欲望,不料又再次被她破坏了。

「啊!你!」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,居然用脚踹他。

她踢得十分用力,令他整个人躺在地上打滚,痛到无法站起来,也就无法阻止她穿好衣服,无法阻止她就这样把他一个人丢在地上,然后跑掉。

「喂!你给我站住!」来不及了,只听到他愤怒的吼叫声回荡在黑夜中,彷佛是只受伤的野兽在悲号。
下一篇
查看原文
相关推荐
爵爷的风流
05-31 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欧美av女忧天天网排行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
偷看禁书
05-31 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欧美av女忧天天网排行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
牧场纪实
05-31 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欧美av女忧天天网排行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
无限的轮回
05-31 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欧美av女忧天天网排行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
美人尿急变态医生起歹意[完]
05-31 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欧美av女忧天天网排行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