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华宫淫乱纪

武侠小说
2017-05-21 12:47:13
凝华宫淫乱纪,20. 我希望同学们做到两点:在萎靡不振的时要振作起来;在学习压力过大时要能自我解脱,使自己不至于失常。面对挫折,面对失败,每个人都会失落,都会感到迷茫,但18. 闪电总是击打最高处的物体,所以,做人要低调些。决不应低头,决不能倒下。因为只有屡败屡战,愈挫愈勇的人才会真正取得成功。平坦大道上决不会发生奇迹,只有在泥泞坎坷中前行才会留下我们深刻的印迹。凝华宫淫乱纪:
我叫杨剑,是凝华宫的少宫主,除了本少爷,其他人全是女子。我娘亲是凝华宫宫主,受母亲庇佑,我当然也尊贵无比了。我从小无忧无虑长大,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  『本少主要去游湖了。』我摆了摆衣袖,大步行出住所门口。
  身后的一排侍女恭声相送:『少主慢行!』嗯,很畅快啊,在凝华宫无忧无虑的日子,整日逍遥自在,写书法,游花园,逛荷塘,时不时去找我交好的女子亲热一番,这宫中怕没有比我过得更好的人了吧。
  就在我得意忘形的时候,母亲霞玉仙子却到了我的住处。
  见到我终日游手好闲,眉头一皱:『剑儿,你总是如此下去可不是正途,你年岁不小了,该有所担当。这样吧,娘找点事情给你做。』我瞪大眼睛:『不会吧,娘,以前我也是如此。』霞玉仙子说:『以前是以前,现在不究。剑儿你明天负责宫中侍卫岗位的查岗,算是娘给你的第一个任务。』我有些不情愿,但是无法拒绝,只好点头应承。
  宫中侍卫的布防分散在四周,所谓的查岗并不困难,四处走动一下就可以了。
  我穿着白色袍子,负手在宫中溜达一圈,略略巡视,趁着空隙又跑到林间玩耍去了。
  玩够了就不时钻出来装模作样巡视一番,当四下无人就跑到哪个角落休息。
  一天下来,不说十分惬意,倒也轻松。
  嗯,如此小事到了本少主手里还不是易如反掌,娘要求的任务顺利完成了。
  晚上娘见到我时很满意,道:『剑儿,不错,今日宫中侍卫秩序有所提高,你做的很好。这样,明天会有一场练剑大会,你去督促下面之人好好练剑。』又来。以为做了今天就让我回去继续逍遥呢。我心中嘀咕。算了,娘亲有令,我就遵从好了。
  监督练剑大会也是个稀松平常的事情,宫中常常会进行这样的聚会,把一些年轻弟子召集,一起练功,还有可能会有高层来指点。
  练剑场座落在凝华宫后方,周围绿树环绕,我懒散靠在场边椅子上,不时睁开眼皮看看练剑的人群。
  这些全是凝华宫后起之秀,稚嫩,青涩,和幼童差不多,让本少主督促这帮小丫头,真是无趣。而且练剑要一整天,更是难熬。
  不过当晚上交差时母亲也很满意,赞扬了我几句后告诉我明天还会指派其他事情给我。
  我不以为然,母亲的事情还不就是平淡无奇的事情,我漫不经心,又去享受生活去了。
  这一日母亲将我带到了凝华宫西侧的一所大宅,来到一名身穿淡绿衣裳的女子面前对我说:『剑儿,从今日起,你就在库房,跟纪管事学习库房里的大小事务。』我扫了这厅堂一眼,这里确实堆满各色物品,都是宫中所需,如衣裳,绸缎,配饰等等。
  我有些惊讶:『娘,你让我来看管库房?』母亲一点头:『对!前日你的表现还算不错,看来你能担当大任,娘现在让你多多接触宫中之事,别再像以前那样游手好闲。』我开始头大了,www.Dedelu.COM想劝娘改变主意:『娘,你能不能换个别的,就如之前那样的,弄简单的,别太难了。』
  母亲微微一笑:『不行,你一定要在这里,这是历练你的最好地方。如果你能把这里的事务都弄明白了,你想换的话,娘同意你。』看来娘是不会让我违背她的意思了,我不好忤逆她,只好点头:『好吧,我答应娘。』霞玉仙子满意点头,又吩咐了我一些事宜,径自离去了。
  偌大的厅堂剩下我和那绿衣女子静静伫立。我有些呆滞,本少主来看管库房了?转身看着身后眼花缭乱的一堆物什,只觉脑中一阵阵晕眩。
  这时那绿衣女子轻轻开口:『少主……』我这才记起身旁还有一人,立即转身看她。
  身后的女子约莫三十多岁,一张鹅蛋脸,肌肤细腻,脸庞上生着一双清澈的大眸子,两片樱唇线条柔和,娇嫩艳丽,十分诱惑撩人。她的唇边有两个浅浅的酒涡,每当她抿嘴的时候就会出现,十分俏丽,透过她胸口敞开的衣襟,我看到了锁骨中间的一颗芝麻大的黑痣。
  此时她轻轻开启檀口道:『少主,属下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纪云,是凝华宫库房管事,负责宫中所有物件的入库,分配,宫主让少主来库房历练,纪云一定全力配合,倾囊相授,请少主尽心尽力,勿要懈怠。』她说话始终一脸平静,语声清晰入耳,态度谦恭有礼,并且气度沉稳,从从容容,是个管理繁杂库房的上好人选。





  我点了点头说:『好的,我一定会尽力的。』虽然心中不满,我还是先口头应付了一下,决定看看再说。
  得到我的回答,纪云将我带到库房中的一间静室,要我坐在书桌前。
  然后她转身将一摞摞的各种帐册放到我面前,告诉我要先看完这些帐册,熟悉库房所有的物件及其数目。
  我瞪大了眼睛,这么多!
  我缓缓在椅上坐下,面对着这一大堆从未见过的事物,我知道,从此时起,我悠闲的少主生涯已经离我而去,我将在纪云管事的带领下同她一起看管库房,无论我是否乐意。
  库房事务处理开始。
  纪云告诉我:管理库房,看起来繁复,其实是很简单和轻松的事,例如库房进了物件,只要登记入册,然后在宫中需要的时候分配出去,将数目一一记录,整个过程就完成了。
  再例如绸缎,需送到裁缝间制成衣裳,要将一来一回数目记录,并保证没有差漏。
  还有一些物品是耗损的,比如配饰,剑穗,每每分配出去后,回来会有损坏,每次将耗去的数目减去就行了。
  纪云还没说完我就不耐了,你当然觉得简单了,本少主就头大了,这么多东西,还又进又出的,真要烦死我了。
  不过我无可奈何,这是母亲交待的任务,不完成是不行的,我只好静心开始接手这些事务。
  这段时日我经常呆在库房,坐在书桌前,对着一大堆的各种帐册,我按纪云的要求不停翻阅这些帐册,熟悉着库房所有的物件和数目,每日宫中需要物事,我必须准备好,每当有物件送入库房,我需要一一记载于册。
  这种埋头在书册里,对着各种名目表,细究于数目的日子是枯燥的,很容易让人心烦,每当我烦心,就会不停怀念以前写书法,下棋,弹琴,身旁还有美人作陪的日子,那是何等的逍遥自在,如今这里仿佛一个牢笼一般。
  不多几日,我的耐心消耗殆尽,www.Dedelu.COM我开始整日心烦意乱,书册多看了一会就看不下去,最后跑到一旁呼呼喘气。
  教导我的管事纪云见此情景不动声色,她轻轻走进房间,将桌上凌乱的帐册整理了一下,对我轻声说:『少主,万事开头难,少主刚经手是比较困难,但请不要泄气。』我转过身看她,纪云正在我身后不远处,静静伫立,她今日还是穿着淡绿色的衣裳,发髻上有些为数不多的饰品,她双手拢在腰间,面上一片平静。
  嗯,进入库房还没好好看看纪云管事,现在瞧她气质不错嘛,脸蛋长得白净,五官秀气,眉目如画,胸口的两团鼓鼓的,很雄伟啊,她小腰盈盈一握,十分柔软,两条腿笔直,很婀娜的身躯。我之前怎么没发现纪云管事这么好看。
  纪云感受到了我的打量,微微侧开了脸。
  我吸了口气,让自己平复下来,又扫了她胸前双峰一眼,说:『好吧,我继续看。』说着又坐回书桌。
  纪云嘴角露出微不可察的笑意,转身离去。
  纪云管事能管理偌大库房,并且井井有条,而且人颇有姿色,性子淡然,如此一个美丽而又有才德的女子,不可多得。能和这样的女子共事也挺赏心悦目的。
  想着纪云的动人倩影,我连着持续了几日的好心情,可是当这股热情一过,再见怪不怪时,又开始为库房琐事烦心了。
  我埋头在书桌前,藏在帐册后,口中喃喃自语:『剑穗五百条,需发出五十条……玉钗八十根,发出四十,损坏七支,剩余……靴子七百对……损坏三双……需发出九十双……进入白布十匹……啊!!』我开始不耐,抬起头叫嚷:
  『好烦啊!整日与这些数目为伍,烦死我了,弄来弄去就是来多少去多少,还烂多少,一大堆的。』
  这时,纪云轻轻走进房间,她似乎没有看到我的愁绪,对我说:『少主,今日所需的两百件衣裳你备好了吗?即刻要用。』气愤中我没好气地道:『没有,我烦死了,这些数目弄得我头晕脑胀,哪有时间备。』纪云严肃道:『少主,这些物什可是十分重要,请少主尽快准备好。』库房的事情整得我头都大了,你还在这催促,我忍不住怒道:『本少主整日为这些芝麻绿豆的事操心,不得安生,你就不能让我清净片刻。』纪云道:『宫主要求纪云尽快让少主接手库房事务,纪云如此做法也是为少主好。』我怒道:『以本少主的才能,管理这些琐碎之事实属大材小用,我理应有更好的去处,能有一些更大作为,能处理一些更大的事。』纪云没有接口,面色平静,静静伫立房中,淡然的气质,挺直的娇躯,配上她淡绿衣裳,房间仿佛多了一朵淡雅清莲。





  怒火当头的我哪还有心情欣赏她的风姿,心里不停告诉自己要离开这个地方,意动身行,我立起身,推开烦扰我多日的帐册,举步往外走。
  路过她身边时对她说:『本少主连日劳累,十分困乏,今日且去,明日再来。』我从纪云身旁擦肩而过,走出房间,纪云在我身后一言不发。
  当我离开库房,走到外面的时候,心中发出一声欢呼:本少主又自由了,又可以享受美好生活了,烦忧多日,现在就去找点乐子,嗯,是去下棋还是去看风景?还是先回住所。
  当我回到住所想尽情玩乐时,却突然怎么也静不下心来。眼前不时闪过母亲霞玉仙子慈爱但不失威严的眼神,纪云平静不失希望的面容,还有我在库房要完成的任务。
  结果我对身边的美人和娱乐事物全失去兴趣,满腔热情全化作了意兴阑珊,焉焉度日。
  第二日我又来到库房,纪云似乎一直在等待我,见到我立即对我说:『少主,今日需分发绸缎五十匹,请少主前去清点,命人送到裁缝间。』她面色平静,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,言语如同初次见到我那般轻柔温馨,看她的模样似乎对昨日发生的一切浑若无觉。
  我点了点头答应她,立刻按要求去了。
  接着纪云又把我拉到书桌前,给我讲述昨日用了哪些物件,又告诉我今日要预备的物事,并要求我注意一些事宜。言语间她似乎完全不知道我对这些帐册极为厌烦,也忘记了我昨天还对她怒火冲天,.
  经过昨天的放纵,我心里也平静了许多,也不再太排斥这些事务了,我安静坐在书桌前悉心处理着。
  但我的性子终究是无法忍受这种乏味的处理事务,很快我又开始烦闷起来。
  可是每当这个时候纪云会出现,她不劝我也不和我争论,而是端着一杯清茶,放到我旁边,然后自己坐在我身旁,一双柔荑轻轻搭在我肩上。
  往往这个时候,在幽香的茶味,和纪云的安抚下我会平静下来,虽然纪云什么都不说,我自觉接着又开始查阅帐册。
  见我如此纪云满意地离去。
  如许几次。
  这一日我又有些忧心,其中一样物什如何算都无法得出结果,心中忿忿。
  纪云又出现了,她照例端着一杯茶,坐在我身侧,不过这次她似乎挨得更近了,都要靠到我身上了,她的小手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搭在我肩膀,转而移到我额头两侧,轻柔揉动起来。她的小手顺滑,柔软,力道恰到好处,我只感觉一阵舒爽。
  我疑惑看她:『纪云管事?』见我对她动作生疑,她浅浅一笑:『少主整日为事务操劳,纪云服侍一下少主也是应当的。少主可好了一点?』我点了点头。
  不经意间却看到了意外景象,纪云由于靠得太近,身体又前倾,我从她衣襟下看到了好大一片肉,白花花的。
  好成熟的女人,难道在诱惑本少主?我心中嘀咕着,又埋首书桌。
  纪云也不停留,见我烦恼尽消,立起身子带起一阵香风离我而去。
  接下来的日子只要我出现烦闷的心理,纪云就会抚慰我,不时按按我的脖颈,揉揉我的额头两侧。
  在她温柔的手段下,我对库房账务之事学得很快,慢慢对整个库房有了大致的了解,也能弄清如何更好分配物件。
  当我不再为事务烦心的时候,纪云也开始减少抚慰我的次数,有时候甚至两三天享受不到她温柔的小手。这下我立刻感觉一阵阵失落,立马不干了,然后我开始故意装作痛苦的样子,换来纪云好一阵安慰,趁着这个时机,我不停抚摸她的小手。
  纪云只是笑笑,也不多说。
  时日一多,库房的事务我渐渐得心应手,已经很难碰到我无法解决的问题,在库房的日子开始变得轻松。
  知道我的情况后纪云便不再为我抚摸了,我也不好再装模作样,或者强行让她为我做这些。
  我处理库房事务的表现让纪云很满意,每次见到我都一片欣然。
  闲暇之时,除了处理事务,我也会同纪云闲聊,有意无意间问到了她在宫中的经历。
  纪云告诉我:她自小在宫中长大,十六岁出宫历练,五年方回,回宫后被分到库房,她从下面平职之人一步步做到了库房管事,直至今日。
  我点了点头,很典型的例子,归宫之人大多如此,宫中地位会随着资历慢慢增加。其中也有些不愿接受职位的,成了闲云野鹤。
  说话间不经意我又看到了纪云胸口雪白的一团。





  库房事务难不倒我之后,我开始关注和纪云的关系,虽然还没想过要将她变成自己的女人,不过不妨碍我和纪云融洽相处。我时不时会和她开玩笑,并小小调戏她一番。
  比如说早上见到纪云,我会故作惊讶对她说:『纪管事今天美丽非凡,好像一朵鲜花。』或者说:『你今天腰好细。』纪云既不羞涩,也不拒绝,只是浅笑着任我调笑。
  随着时日的逝去,我们关系在升温。
  这日,我以『感谢纪管事多日来的悉心教导,本少主铭刻五内,特在登峰亭设宴请纪管事小酌,寥表本少主心意』的理由邀请纪云。
  纪云沉思一会,答应了。
  是夜,月明星稀,我在亭中等候不久,纪云如约而至。与在库房中简练的衣饰不同,她今晚穿的份外柔和,还是一身淡绿的衣裳,不过却是柔软的丝袍,头上耀眼发饰尽去,只插着一根翠绿玉钗。她柔软的衣物紧贴身躯,轮廓凸显,月光下引人遐思。
  我请她入席,举杯敬她。
  纪云不敢受,陪我一同饮尽。
  我放下酒杯,说:『月色凄迷,月光下的美人显得越发动人了。』纪云轻笑道:『少主说的这美人可是纪云么?』
  我『嗯』得点了点头,说:『纪管事容貌姣好,温柔可人,我未曾想纪管事在处理事务精明历练之外还有如此婉约的一面。』纪云笑道:『少主谬赞。不过少主可是无论于公于私,都是如此口舌生花呢。』我又举杯说:『为纪管事连日辛勤指导,为你动人的美丽,再干一杯。』纪云轻笑:『纪云可不敢当。』和我一同饮尽。
  接着我开始和纪云聊宫中趣事,不时将话题转到她身上。
  无意间提到了她的出宫经历,听她述说在外的历程。
  纪云告诉我:她出宫不久,便心有所属,两情相悦,并下嫁那人,成了那人的小妻子,两人甜蜜过了几年,后来因为归宫日期临近,宫中又不得带入其他男子,只好与她相公挥泪惜别,孤独一人回来。
  我问她相公情况。
  纪云幽幽道:『纪云相公比我大两岁,也是习武之人,纪云将他抛下,外面江湖风云变幻,不知他如今是否安好。』看来触动了美人的伤心事,我立刻转开了话题,聊些花月。
  宫外有夫,现在独身,纪云的处境很像流传的某类人,寡妇?不像。熟妇?
  这么年轻。是哪个?
  很快酒足饭饱,和纪云又看了一会星星,我提出送她回去。
  纪云没有拒绝。
  和纪云相伴走在石径小道上,四周的花木缓缓而过,迎面而来一股清凉的微风,拂过身体时带起一丝寒意。
  我侧头看了纪云一眼,立即将身上的袍子脱下披在她身上,说:『风大,纪云管事勿要着凉。』纪云一幅受宠若惊模样:『不!少主不可!纪云担当不起。』说着就要拿下。
  我按住她的手,说:『纪管事不必介怀,此举就算是本少主体恤下属吧。』纪云作罢。
  披着遗留我体温的衣袍的纪云,陪伴我身侧,缓缓与我同行,她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有意无意侧首看我。
  很快来到纪云住处,我们在殿门前站住了。
  我跟她道了声别,迈开步子就要离去。
  纪云叫住我:『少主!』她跟我示意身上的衣袍:『路上风大,少主穿着回去吧。』我摇摇头:『不必了,你穿着进房吧。不日还我就行。』纪云『嗯』了一声,立在殿前看我消失在风中。





下一篇
查看原文
相关推荐
灰色轨迹[完]
05-31 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欧美av女忧天天网排行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
凝华宫淫乱纪
05-21 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欧美av女忧天天网排行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
[古典][中国历朝美女之董小婉][作者:不详]
05-21 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欧美av女忧天天网排行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
我和37岁少妇红姐[完]
05-21 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欧美av女忧天天网排行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
凝华宫淫乱纪
05-19 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欧美av女忧天天网排行_亚洲色图欧美色图_52欧美夜夜撸在线影院_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